铜陵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387|回复: 6

「以古喻今」北宋:“李小人”与“苏大腕”之间的两败俱伤

  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-13 2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铜陵网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铜雀台 于 2021-1-14 20:40 编辑

  前言:本文中的 “李小人”是指北宋名臣李定,字“资深”。此人其实是一个敢说敢做的“谏官”,与不少名人、官吏都“扯过头发撕过逼”,其中与两名苏姓“大腕”间的“干架”在历史上最为著名。

  01  “进奏院狱”——李定和苏舜钦的“势不两立”
  北宋仁宗年间,“民富国穷”“冗官庞杂”等现象较为突出,存在相当大的国家安全隐患。庆历三年(1043年),赵祯(宋仁宗)采纳范仲淹等人的建议推行新政,一定程度上触犯了贵族官僚利益,因此朝中“改革派”与“守旧派”之间的斗争异常尖锐,如火如荼。
  庆历四年(1044年),时任“进奏院院长”(相当于大宋新闻办主任)的苏舜钦“按照惯例”用单位“卖废纸的钱”与友人和同事饮酒召妓,受到严厉查处,史称“进奏院狱”。而告发者据说就是李定。
  这次公款吃喝对外宣称是“AA”制聚餐,苏院长还掩人耳目地自费出了十两银子,邀请的嘉宾也很有来头,汇集了王益柔、周延让、梅尧臣等一干“名人大咖”。
  李定那时17岁,就已经是中书舍人,天天跟着“叔叔”梅尧臣混,听说消息后兴冲冲地提出自费参加,结果被苏舜钦阴阳怪气地嘲讽了一番,意思是:你小子不够格。
  可以相像小李当时的尴尬,小伙子受不了这种被当众打脸,于是转身就到御史台把苏舜钦等人用公款喝花酒的事告发了。
  御史台相当于当时的国家纪检监察机关,“台长”——御史中丞王拱辰一直看苏舜钦的“后台”范仲淹、杜衍等人不顺眼,于是借机大做文章,加上一众“保守派”官员的披波助澜,导致皇帝赵祯雷霆震怒。
  一番问责查办、深挖“保护伞”下来,“改革派”骨干基本上被“一网打尽”,没过几个月,范仲淹、韩琦、富弼、欧阳修等人相继被排斥出朝廷,各项改革也被废止。比较悲催的是梅尧臣,他其实是个“骑墙派”,也因此遭了殃。
  事实上,苏舜钦无视“八项规定”,在“改革派”与“守旧派”政治斗争的关键时期高调开展公款吃喝活动,给了“守旧派”一击致命的机会,与李定没有根本上的因果关系。
  我们知道,赵祯是难得的“好脾气”皇帝,给予了下属充分的言论、行动自由。他之所以动怒,不可能仅仅是“公款吃喝”“歌伎围坐”等方面的违纪原因,最主要是因为苏舜钦这帮人“醉饱狂放”,“妄议朝政”太过份。
  比如王益柔同志席间所作《傲歌》中有一句:“醉卧北极遣帝扶,周公孔子驱为奴”——不要说放在封建王朝,就是放到现在,也简直就是狂妄到极点了。
  苏舜钦的公款吃喝行为最后被定性为“监主自盗”,依律可以掉脑袋,而最终只是被革了职。可能是“伤害不大,侮辱性极强”,老苏始终走不出牛角尖,3年后就抑郁而终,年仅41岁。期间,写下著名散文《沧浪亭记》。
  突然陨落一位绝世才子,的确是中国文化史上一大损失,但这能完全怨李定吗?至少他作为公务员,检举揭发腐败行为并无不妥,尽管夹带了点“报复”的私货。
  所以,苏舜钦倒霉的根子是自己没有摆正位置,太狂太吊烧,错把领导宽容大度当成了软弱可欺。很多吃瓜群众指责李定的检举行为卑鄙可耻,显然情感上有偏颇,立场上有问题。


  02  “乌台诗案”——李定和苏东坡的“不共戴天”

  李定与另一名姓苏的“大腕”——苏轼较劲,是在赵顼(宋神宗)时代。
  彼时赵顼重用王安石,推行变法,较好地解决了北宋王朝“国库亏空、军队糜烂”等突出问题,但朝廷内外,“变法派”与“守旧派”之间的斗争依然非常激烈。
  李定本来在地方任职,王安石拟提拔他到御史台工作时遭到大臣强烈反对,赵顼感觉王安石混得不怎么样,就自己出面,说:“就这么定了!”当场下令中书部门写任命书。
  不料苏颂、宋敏求、李大临三人先后四次以“不符合组织程序”为由退回了皇帝指令。如此胆大行径简直“无法想像”,但当时的确就这么愉快地发生了。
  赵顼感觉很没面子,忍无可忍,将苏颂等人全部撤职。新任中书舍人意外提拔,兴冲冲地写了任命书,但李定到御史台没几天,大学士陈荐又上表说李定不守母丧,为大不孝,不配当官。
  陈荐怎么会了解李定“匿丧”呢?据说是苏轼捅的刀——苏轼的好基友佛印和尚是李定同母异父的哥哥,所以略知李家隐私:李定的生母仇氏生下佛印后改嫁给李问为妾,生下李定后再次改嫁郜氏为妾。而事过几十年,仇氏去世时,李定并没有为仇氏守孝。
  其实李定也不是没守孝,而是以照顾老爹身体为由,回去守了所谓“心孝”。因为李定的记忆中没有仇氏的印象,李问也不承认有这回事,仇氏的事,还是邻居告诉他的。
  但是,“守旧派”官员借此大肆炒作,把李定贬得一无是处、禽兽不如,其中苏轼骂人水平最高,影响也最广,差点被民间排成了相声小品,在小剧场巡回演出。
  在儒学思想盛行的宋朝,“不孝”是后果很严重的罪名,被砍脑袋也不为过,幸亏李定老爹和邻居死得早,皇帝派人去查证,没查出个所以然来。
  北宋(神宗)元丰二年(1079年),“乌台诗案”爆发,高居御史中丞之位的李定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,差点整死苏轼。
  “乌台诗案”总体而言是一场“文字狱”,但也并非无中生有,苏大胡子以“文坛领袖”自居,恃才自傲不是一天两天了,要不是因为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,有太皇太后等人罩着,估计早就被赵顼办了。
  但彼时王安石已被罢相,正在金陵享福,一系列新政是赵顼自个儿的主意,苏轼一如既往地嘲讽变法那是公开打皇帝的脸。
  案子送到御史台之前,苏轼预感到不妙,先是无比恐慌,烧掉了与友人的大量书信,并很快承认了大部分指控,但李定搜集到的“证据”并没说服皇帝,加上苏试的辩论(鬼扯)水平确实不同凡响,不足以让苏轼获极刑。
  这时,最先举报苏轼的沈括,也就是那位著有《梦溪笔谈》的科学家再次送出了份量很重的补刀。赵顼大怒,下令彻查,一场牵连苏轼三十多位亲朋好友的大案震动朝野,并对北宋王朝今后的“言论自由”造成了巨大阴影。
  尽管李定陈述了苏轼理应被斩首的诸多理由,但苏轼的运气不错,遇到了一个惜才的好BOSS,最后,苏轼被从轻发落,贬为“黄州团练副使”,相当于县、区武装部副部长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苏轼入狱期间,其日常讽刺的“小人”,纷纷上书为其求情,而其日常引为“知己”“挚友”的守旧派大臣则大多保持沉默。
  苏轼死里逃生,李定很失望。有一次,他突然对同僚说:“苏轼真是个奇才呀。”大家都不敢答应,只是感到脊背发凉。
  李定曾在自己的一首诗中写道:“当时把酒谁人在,回首重来独倚阑”,遥想多年前,李定也曾想融入到“文人”朋友圈,可惜文人们自命清高,不给李定机会。
  神宗死后,“守旧派”代表司马光当了宰相,力主“尽废新法”,苏轼却又开始拍砖司马光,支持王安石,力显“杠精”本色。但“守旧派”们掌权后,没有放过李定,采用了各种陷害、迫害手段,直至其愤懑而终。
  据《宋史》记载,李定常将家财赈济同族之人,以致家里没有多余的财产,虽然受到任子为官的赏赐,但却先安排了兄长的子息;李定死的时候,他的儿子还是平头百姓。
  可见,历史对李定的总体评价比较客观,并非民间广为流传的卑鄙小人形象。如果要论“心胸狭窄”,“守旧派”的那些“文人”肯定比李定“有过之而无不及”。
  李“小人”与苏“大腕”的较劲,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,看起来李定更“惨一点”,因为他的形象被完全抹黑,有点“遗臭万年”的意思。不过两位“大腕”由于嘴欠,一个被人利用,气死自己,一个遭人记恨,差点丢命,也应引起我们警惕:
  第一,“祸从口出”,别和“时弊”硬扛,否则可能死得很难看。第二,“有容乃大”,别和“小人”较劲,否则可能死得更难看。尊重领导、团结同事,谦虚谨慎、慎出风头是混迹职场、稳渡人生的平安法则。
沧浪亭记.jpg
东坡怀古.jpeg
版权声明
①铜陵网旗下各媒体稿件、音频、视频和图片,独家授权铜陵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须注明来源为铜陵网。
②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。网友发布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对本稿件有任何疑问请立即与本网联系处理。联系微信:BL0562/(18856258008 微信同号)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1-13 2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前几年写的,首发原“市民论坛”,发现仍有现实意义,故修改发于铜陵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1-14 13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挺好,叙述活泼,游刃有余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1-14 17:1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棒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1-14 17:2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后的评论很到位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1-15 04:5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用今人语言,叙宋时故事,生动有趣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1-15 08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铜陵论坛|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隐私政策|联系我们|网站律师|帮助中心|铜陵网 ( 皖ICP备13005547号-1 )

皖ICP备13005547号-1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